主页 » 业界资讯 » 正文

江西现代漆画的融合之道

作者:122.114.143.97发表时间:2019-12-29 14:01:56


  江西现代漆画近年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具有在选材、工艺、画风上注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和“跨界”与融合后呈现的多元风格等特点,本文拟从取材于生活和表现时代特征、重视自然之美与民族特色结合和注重现代美学理念应用和意境营造表现等角度来分析江西现代漆画的独特风格的形成,深层感受江西现代漆画的艺术魅力。

  现代漆画在审美意义上,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漆艺,在造型、结构、色彩、形式语言、意境构成等方面,更接近于绘画,艺术语言的多样性成了漆画的灵魂。江西现代漆画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了较高的艺术成就,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

  《故地·拾遗》(120cmX120cm) 张明远(

  一、江西现代漆画的独特风格

  江西现代漆画独特的风格主要表现在选材、工艺、画风上注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跨界”与融合后呈现多元风格。

  <一>选材、工艺、画风上注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江西现代漆画在选材、工艺和工艺技法方面,发展并丰富了自身的绘画表现语言。

  1.选材与工艺具特色,创造独特的艺术效果。

  江西现代漆画在选材上重视传统漆料与各类新材料配合使用,创造独特的艺术效果;工艺上除沿用传统“髹涂”、“描绘”、“镶嵌”、“刻填”、“磨绘”、“变涂”、“堆塑”等漆艺技法,创造了“喷彩”、“经络造文”、“沥线”、“虚实镶嵌”等特别的表现技法。

  《海花》 郑益坤作

  一是江西漆画选材较独特。传统漆画中的大漆,是一种保存愈久愈显贵的材料,它有温文尔雅的光泽,极富魅力的色彩,防潮防腐耐酸耐热的性能。但在创作中,它又有颜色有限、色泽太深、不易干燥的局限性,妨碍和拖延了创作进程,入漆材料也很严苛,只有金、银、锡、铅不会与之化学反应。江西现代漆画继承了传统的漆料,也尝试着新材料,它将传统漆料与各类新兴的漆料配合使用,使新材料和题材有机融合,创造出独特的漆画审美效果。江西现代漆画家在传承使用大漆这一材料的同时,不断地对材料的审美和语言特性进行推敲,探索漆与多种材料结合的可能性,从而拓展漆画的空间并向纵深发展。纤维、木材、金属、玻璃、皮革及许多未知的材料,都可以创新地尝试入漆。运用合成漆(聚氨酯)是江西现代漆画的一大特色。合成漆易干、透明、价廉、便于操作的特点,给漆画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尤其是地处中部的江西属于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大漆很长时间才能干透,合成漆受到了许多漆画家的喜爱。江西漆画创作者中有喜欢显色性好、色调鲜艳明丽的合成漆的;也有的喜欢用大漆配合合成漆创作的;或是喜欢单纯采用大漆创作的。陈圣谋作品《踏歌行》画面银色肌理,就是运用了蛋壳的天然色泽,创作出一只只白洁如玉的鄱阳湖仙鹤在晨曦中亮翅,营造出新时代“潇洒踏歌行”的朦胧诗一般随化意境。

  《清荷》 陈恩深作

  二是江西漆画制作工艺有特色。现代漆画是从传统髹漆工艺中转型而来,与生俱来就与材料、技法密不可分。中国传统漆艺技法源远流长,仅明代黄大成著的《髹饰录》一书,就记载了上百种漆艺技法,现代常用的技法有髹涂、描绘、镶嵌、刻填、磨绘、泼洒、变涂、堆塑等不同。

  江西现代漆画自创立起就有自己的工艺特色。它借鉴于彩墨画的而创造的“喷彩”、“经络造文”、“沥线”、“虚实镶嵌”等特性鲜明的表现技巧,极大丰富了现代漆画的工艺特色。熊建新在《韵》、《崛起》、《山城系列之一》和《山城系列之二》等作品中都采用了沥线的手法,画面感强烈;支林漆画作品《富贵连年》里传统的地方戏曲形象、精致细腻的工艺制作和丰满充实的构图,给人以富贵、喜庆、美好的遐思。既有民族意识和情感、传统精神和气势,又具有当代的艺术价值取向。随着漆画创作领域漆画工艺和材料的不断创新,许多与传统漆艺制作习惯相反的材料和形式与会渐渐出现。

  陈国星《诗与远方》60×40cm

  2.重视“跨界”与融合,开启现代漆画多元风格。

  现代漆画创作也受西方现代绘画理念的影响,漆画家们将各种绘画理念兼收并蓄,融各艺术门类的特色和技法于漆画创作,如水彩画的飘逸灵秀、油画的凝重厚实、版画的简洁质朴、雕塑的凹凸有致和装饰画的变形夸张等,拓展了漆画的审美视角,丰富了漆画的艺术风格。江西现代漆画重视画面效果,风格创新多样,江西漆画家们进行“跨界”创作,将版画、图案、装饰画、国画、油画的技巧和手法运用到漆画当中,他们不墨守成规,大力倡导多元化与多方位的创作手法,力求将漆画与现代绘画完美交融;他们同样重视研究传统漆艺与现代各种绘画类型的融合之道,探索将传统工艺技法与现代艺术表现形态相结合的新途径。

  陈思宇《蓝色下的阳光》60×60cm

  江西现代漆画创作群体中,有大批善于“跨界”,懂得融合之道的漆画家,他们将各类艺术精华用于漆画创作中来,使江西现代漆画有了独特的“多元融合”的艺术倾向。如《版纳月色》中就有水墨画的深远、深邃的意境;《一跃辉煌》中就有油画的凝重、厚实等特点;《青春的旋律》中则有雕塑的立体凹凸感,呈现出三维空间的艺术美感;漆陶画也是江西现代漆画跨界发展的经典代表。支林在作品《废墟》里,以瓷做胚体,釉下青花描绘出朵朵祥云格外清新,胚体上镶贴金箔,以大漆入画,漆与陶在作品的意境中产生情感交融,带给人们心灵的回响。这件作品入选了第12届全国美展,这是漆陶作品首次现身全国美展。

  江西现代漆画与多种绘画融合的特色,也开启了中国现代漆画多元化的风格形成一种风格多样的艺术形式——既葆有传统与现代的张力,又具有创造性活力的现代漆画艺术。

  丁静《红谷印象》60×60cm

  3.工艺技法丰富多彩,具独特的艺术语言。

  江西现代漆画的主要表现手法有彩绘研磨、变涂、填漆、堆漆、刻漆、薄料、镶嵌等。泼漆与堆漆是江西现代漆画中常用的表现手法,云雾在山间的弥漫,云彩在天空的流动,都可通过泼漆呈现其美丽,写意风格也有从泼漆中体现出来的。熊建新作品《古老的歌》,就是通过色漆的泼洒,用自然流动的效果,塑造瞬息万变的美丽晚霞的物象;刻漆是实用性很强的一种技法,陈圣谋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中水牛的鬃毛和拙朴的效果,就是在暮红色的漆板上,用篆刻剪纸和夸张变形的造型相结合的雕刻手法表现的;描漆非常考验绘画功底,江西漆画家的美术功底深厚,他们多来自高等院校,多年的创作经验培养出扎实的绘画基本功,描漆时如鱼得水。熊建新的《渔仔》中抽象人物形象的描绘,线条充满力量感,刚柔并济,正是采用描漆的手法。

  董盼盼《秋行》60×60cm

  江西现代漆画有极丰富的表现技法,它有自身独特的艺术语言,也具备了其他画种的特点,如刻漆明快单纯、彩绘典雅细腻、嵌漆闪烁华美、变涂流动潇洒、堆漆古朴厚重、莳绘变幻斑驳、磨漆陆离神奇、泼漆流畅自然等多元的艺术品质和特征。很多作品既有民族意识和情感、传统精神和气势,又具有当代的艺术价值取向。

  <二>“跨界”与融合后呈现的多元风格

  江西漆画家们,通过写实的手法抒发自己的直观心绪,通过装饰性的手法呈现自己对客观物象理性的概括,通过抽象的手法表达自己升华后的情感体验。写实、装饰、抽象三种创作手法,同时存在于江西现代漆画作品中的。多样的语言形式,打造了多样的创作风格。

  龚国平《沐浴远方》60×60cm

  1.通过写实的手法抒发直观心绪。

  江西现代漆画中写实性绘画最常见的是山水风景与人物类的题材,它是江西现代漆画创作风格中的重要部分。虽然后期江西现代漆画中也出现了装饰性绘画、抽象性绘画,但整个创作群体仍非常重视写实风格的绘画。

  江西的漆画家们,历来重视对新人写实能力的培养。许多高校的艺术生创作的漆画作品,都强调写实性。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参与了许多写实风格的漆壁画的创作,如江西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内,目前完工了两幅巨幅写实性漆壁画。《从瑞金走出的共和国元勋》由25块漆木板组成,长30米,高3米,总面积100余平方米,以“东方红太阳升”场景作为画卷开端,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115名开国元勋依序进行交叠式排列表现,呈现出他们意气风发、气势昂扬的风采。作品中的人物创作,是先刻画出人物轮廓,然后再用色漆反复多次的罩染,最终描绘出来的元勋形象的写实性丝毫不亚于油画。这种有一定功能性用途的漆壁画,更注重写实效果。作品《溯源》由48块漆木板组成,长60米,高3米,总面积180多平方米。它是在青山绿水、客家风情中彰显红色景观,展示瑞金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迷人的自然风光。这幅作品中再现了50多处革命旧址,远景是瑞金的自然风貌,近景则是各个红色景观前的人物活动,整幅作品色彩绚丽迤逦。通过整个画面中的人物的形象、环境、道具,人们能够看出这个江西的这个创作团队拥有扎实的造型基础和写实能力。

  何耀新《老宅》60×60cm

  2.通过装饰性的手法概括物象理性。

  装饰性风格是江西现代漆画的主要特色之一。江西现代漆画注重构图的饱满和谐、形象的变形夸张、线条的优美简练和色彩运用的变化明快,重视对具体形象图案化的处理中的形式美,在变化多样的形式中纳入大自然的客观对象,呈现出美的装饰效果。如寇炎作品《祥韵》既有传统的民族风味,又极具装饰味,画面选取剪纸中具有中国风造型中的瑞虎、吉祥娃娃的形象,呈现出节庆的祥和喜悦,装饰感极强。江西现代漆画汲取了传统文化的营养,加强对比色和纯原色这类中国民间装饰技法。通过对某种色彩的夸张和想象,呈现出单纯明快、艳丽不俗、富丽堂皇的艺术效果。如,线条代替明暗,图案化处理画面,用大面积底色和图案灰面映衬,造成极强的装饰感。

  有些作品喜以少数民族人物或中国传统手工艺图案为题材。少数民族人物的服饰通常具有丰富的色彩和瑰丽的装饰图案,可以为漆画增添更好的装饰效果。作品《金山圣山》将漆画语言与作品意境完美结合,更添漆画的装饰性效果。

  江文佳《枕水人家》60×60cm

  3.通过抽象的手法升华情感体验。

  江西抽象性漆画绘画题材思想性深,通过不同的造型要素,来准确传达艺术家的内心感受和思想内涵,并表达情感和精神。特殊材质与艺术家理性的探索相结合,这种融合性和偶然性,正是江西现代漆画的抽象表现。漆画家将自己对创作对象的抽象体验和画面混合,创作出抽象感十足的漆画作品。作者放弃直观感受,作品的精神指向相关的情境和自身的生存体验,用愉悦的话语叙述现实与想象凝聚的图景。

  江西的中青年艺术家们,追求艺术的热情高涨,渐渐成为影响当代艺术流向的风向标。中青年艺术家乐于接受新的理念,艺术思维和方式更张扬,更自我,更前卫。如一些年轻漆画创作者,通过一些抽象的艺术形态,使漆画语言的多样性有了新的诠释,他们糅合西方和东方的理念,寻找新的表达符号,将人情世态融入一种轻柔浪漫的心绪中。

  李午兴《凤蝶飞》60×60cm

  二、江西现代漆画的艺术特征形成

  江西现代漆画独特的风格特色形成主要受题材富有本土地域特色和本土文化特色、重视自然之美与民族特色的结合、注重现代美学理念的应用和意境的营造表现等因素影响。

  <一>善于取材于生活和表现时代特征

  现代漆画创作,是画家认识生活和社会的过程中,用自己的触觉发现和捕捉各种美的物象,塑造出艺术形象的过程。艺术家越深入生活,越能捕捉到撼人灵魂的精要。江西的漆画家大多以本土地域特色题材为主,结合本土文化进行漆画创作,离不开本土文化特征和民间传统元素的深度挖掘。陈圣谋创作《赣江春》,就是亲自体验渔乡人民的生活后,经艺术取舍、夸张、概括后,将风帆、渔船、繁忙的捕鱼场景等典型化、理想化、图案化的结果。夕阳余晖下的渔船、江鸥、风帆,令鄱阳湖活跃了起来;《舂新》中三个农村小姑娘在舂米,她们弯曲俯仰的身姿,富有节奏韵律感,欢愉轻松的劳动、轻快活泼的情调扑面而来,这种和谐美妙的旋律,似乎在演奏一曲农村丰收曲,借景物传达出对生活最真切感受,同时也形象地表达了时代的特征。

  金润杰《千梦·它不曾停留》60×50cm

  江西自古就是全国的漆器重镇,漆文化衍生出的艺术形式,如宜春布胎漆器、鄱阳防窑变漆器等,都是极具本土特色的文化产品。如今,江西现代漆画作为漆文化的主要传承手段,越来越多的漆画家将精力放在了本土文化和地方特色的挖掘上,一大批优秀作品的涌现,正是江西漆文化的重要体现。随着经济的发展,漆画渐渐融入人们的生活,成为大众增添审美情趣的载体。漆画艺术家主张体现当代社会生活和艺术家的主体意识,创作出生活化、时代感强的作品。如《探索的青春》(陈圣谋作品),塑造了为现代化热血奋斗的五位女青年的艺术形象,她们神态各异,或乐观、或坚定,青春活力,一展斗志高昂的时代风貌。

  <二>重视自然之美与民族特色的结合

  越南早期磨漆画作品,非常注重表现自然景观和民族特色,人们在画面里可看到生动的形象和富有情调的自然景象。江西现代漆画深受越南早期磨漆画的影响,注重贴近生活、表现自然景观和民族特色。江西位于长江中下游,风景秀美,这里有母亲河赣江、水上明珠鄱阳湖、清凉秀美的庐山、仙境般的三清山、革命文化圣地井冈山等等名胜。江西的漆画艺术家饱受这青山绿水的滋养,喜将这里的山、水、花、草融入自己的漆画创作中,注重表现自然景观也成为江西现代漆画的一大特色。代表作品有陈圣谋的《赣江春》、《鄱湖春晓》和《秋醉》;熊建新的《晨雾》、《古老的歌》和《山那边》;龚声的《山乡的旋律》和《草原的鹤》等等。在龚声《秋天的九寨》里,展现了平静的湖面上,洁白优雅的白鹤悠然自得,秋水共长天一色;尹呈忠的《水乡》、易武的《出山之路》等作品都是展现自然美景的精品。《鄱阳春晓》、《桂林山水》画面中逆光耸立的群峰,在强烈的光照下,明暗鲜明,显示出雄浑壮丽的景观。

  马玲虹《初春》40×60cm

  江西漆画艺术家,在山水文化的浸染中,创作视野逐渐开阔,关注范围逐步扩大,各地的名山秀水也进入了漆画创作。许多画家深入实地考查体验,将秀美湖泊、涓涓细流、绵延群峰、俊俏丛林、古朴生活场景融入画作之中,描绘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作品。随处可见的草木,都能点燃创作激情,抒发出画家心灵最深处的朴素情感。自然景观为江西漆画艺术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养料,向世界展示出中国最传统朴素的自然民族风貌。

  “唯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漆画蕴含民族特色,向世界传播民族艺术形式,江西漆画家非常重视展现民族特色,积极吸收民间传统文化精髓,用作品来表现不同的风土人情。陈圣谋曾深入少数民族地区采风,创作了一批民族特色浓郁的漆画作品。戈壁的驼铃、傣族的竹楼、漓江的渔船、边陲的晚霞、热情豪爽的少数民族同胞等形象,都出现在其作品之中,他的作品注重传达民族价值观念与形式韵律,突显少数民族同胞勤劳、善良和真诚,采用以静寓动的手法,给人一种静谧感,作品呈现出诗一样的情调。画面采用堆贴、镶嵌、刻漆的技法,将摄影、版画、木刻的艺术手法,使韵律感、民族特色得以完美的诠释;陈圣谋在作品《赞歌》中,选取了太阳、毛驴、井架、骆驼、维吾尔族人民等物象组织画面,歌颂艰苦朴素的维吾尔族人民;作品《雾中情》通过描绘一群苗族妇女清晨带着物品和孩子,忙碌行进的景象,表现当地人民恬静的生活情趣和生生不息的力量。

  繆沁怡《夏日》60×45cm

  <三>注重现代美学理念的应用和意境的营造表现

  江西现代漆画重视将现代美学理念应用到漆画的创作之中,并非常注重意境的营造与表现,既尊重各类美学规律在漆画中的表现,又尊重传统绘画艺术的“造境”原则。

  1.重视各类“美”学规律的呈现

  现代漆画,承袭了追求意境美、形式美的定势,漆画之美,含工艺制作美、材质天然美、艺术意境美、艺术家的精神美和修养美。漆艺中的镶嵌材料,多采用如金粉、银粉、玉石、皮革、螺钿等天然材质,被艺术加工处理,赋予思想情感后,就能展现意境美和精神美。漆艺中的材质美,为漆画的精神美提供了物质基础;漆艺材料天然的光泽、肌理、颜色、质感,都能带给人带来视觉美感,天然大漆的“红”给人富丽华贵感,“黑”给人含蓄朴素感。漆画作品呈现出一种淡泊高雅、宁静深沉的材质视觉美;漆画工艺是否精致、讲究,直接影响作品的意境美和生动性。漆画材料的工艺美是引导观众进入漆艺审美意境,并打动人心的关键。工艺中的一招一式,都凝聚着手工艺术家的感情和趣味;漆画的表现技法多样化,使其具更丰富的表现力。漆画融合了各类绘画的美感,有了丰富无限的形式美:描漆的工笔美、画漆的重彩美、刻漆的版画美、堆漆的浮雕美、刮漆的油画美、泼漆的水彩美。

  江西现代漆画是中国漆画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具备上述所有“美”的规律。江西现代漆画受传统因素的影响更大,工艺技法传承至今,没有本质的改变,一直在诠释和演绎着材质美。江西的漆画艺术家推出了许多新技法,丰富漆画创作的美感,不断钻研如何体现美,使作品的内涵更丰富。江西现代漆画在传统美学的影响下,赋予作品深厚的美学内涵,也支撑着江西现代漆画的进步发展,使之走在中国现代漆画的前列。江西现代漆画也因理论提升了作品的意蕴和意境,美学规律给漆画作品注入了自然、和谐、生气、灵动的美学气息。

  彭秋叶《冷·暖》60×50cm

  2.尊重中国艺术中的“造境”原则

  绘画意境强调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内涵,意境与情感、动静休戚相关。漆画同样追求深邃的意境美。漆画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来表达意境和塑造形象,形式的表现与内涵统一。由于材质的特殊、工艺的繁复和手法的多样,漆画具备了典雅、鲜明、优美的特点及诗一般的韵味。

  江西当代漆画区别于传统、契合于时代,由“漆”到“画”,最本质的变化在审美的改变,变“独具匠心、材美工巧”为“气韵生动、意境深邃”。画面整体意境、格调,考量的是漆画家构思的精妙,以及能否恰如其分地运用材料、技法将画面的主旨和作者的思想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优秀的漆画作品,不必过度炫技,而要注重作品的情感表达和意境营造。漆画艺术更强调追求含蓄深幽的意境美。江西现代漆画艺术家在创作时,喜用单纯明快、强烈鲜明、趣味浓烈的艺术手法,营造出气韵生动、形式精美、色彩和谐、格式自由、材料得当的意境美。作品柔美古朴,“动”与“静”相宜。漆画作品《丰收年》、《漓江春》和《踏歌行》等,都是动静完美结合的精品。漆画艺术家将自己的人生体验融入其中,要将自己的个性转变为作品的风格,通过漆艺术语言揭示出人类生活的永恒意义。

  张鸿翔《十年之后》60×60cm

  综上所述,江西现代漆画形成自己独特个性,其成因主要是:一是善于取材于生活和表现时代特征;二是重视自然之美与民族特色的结合;三是注重现代美学理念的应用和意境的营造表现;四是江西的漆画艺术家尽可能地运用新材料、新技法来表现对象,注重作品情感和理想的传达。江西现代漆画在选材、工艺、画风上注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跨界”与融合后呈现出多元的风格。江西漆画家们,通过写实的手法抒发自己的直观心绪,通过抽象的手法表达自己升华后的情感体验,通过装饰性的手法呈现自己对客观物象理性的概括。多样的语言形式,也打造了它多样的创作风格。合理拓展江西现代漆画的内涵与外延,帮助其合理、良性、多元地发展。对推动其整体发展水平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联系方式
广州市海珠区秀韵服装厂
联系方式:13711156105